2015第三届中国民营美术馆发展论坛

2015年9月20日至21日,2015第三届民营美术馆发展论坛在银川当代美术馆举办,本届论坛主题围绕“中国民营美术馆的制度建设和专业创新”展开,分别由三个单元议题“民营美术馆的定位与规划”、“民营美术馆在馆际方面的展示和交流”、“民营美术馆中的学术专业性及文创战略”展开,在为期两天的讨论中,来自世界各地的美术馆方面的专家阐述了自己对民营美术馆的看法。
第三届民营美术馆发展论坛是由银川当代美术馆主办,99艺术网发起,银川当代美术馆、99艺术网共同承办,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宁夏回族自治区文化厅、银川滨河新区管理委员会为指导单位,全国美术馆专业委员会为本届论坛的学术支持单位,上海市浦东新区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为支持单位,雅昌艺术网为特别支持单位,华侨城当代艺术中心、今日美术馆、龙美术馆、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上海21世纪民生美术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震旦博物馆共同协办此次论坛活动。
第三届“中国民营美术馆发展论坛”共邀请了十位国内外演讲嘉宾:眼镜蛇现代艺术博物馆,艺术总监:卡佳·魏特琳 (荷兰)、德国贝伦贝格银行,艺术顾问及著名策展人:托马斯·柯兰(德国)、香港M+美术馆,高级策展人:皮力(中国·香港)、弗莱艺术博物馆,馆长:乔安·伯尼·丹兹克尔 (美国)、龙美术馆,馆长:王薇(中国)、东京都现代美术馆,馆长:长谷川佑子(日本)、台北当代艺术馆,馆长:石瑞仁(中国·台湾)、泰特现代艺术博物馆,研究策展人:李素琼(英国)、巴塞罗那当代艺术博物馆,执行馆长:巴托梅乌·马力(西班牙)、苏州诚品Viki Lulu House,创始人/创意总监及台北实践大学教授:陆蓉之(中国·台湾)。主持人分别由银川当代美术馆艺术总监谢素贞、银川当代美术馆董事及顾问吕澎、华侨城当代艺术中心馆长栾倩、今日美术馆馆长高鹏、宝龙美术馆总馆长王纯杰、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CEO薛梅、上海当代艺术馆副馆长周志聪担任。
从私人美术馆到国家美术馆到民营美术馆,从沙龙到白盒子再到无墙概念,与传统意义上博物馆范畴的美术馆相比,民营美术馆的发展力求打破传统美术馆纪念碑般的神圣模式。伴随着民营美术馆全球化运营课题的深入研究,如何建立现当代民营美术馆制度伦理、如何打破民营美术馆与传统美术馆的定位壁垒、如何权衡展览与学术研究之间的交融、如何完善美术馆教育活动与社会发展之间的连接,都是值得探讨的问题。
民营美术馆的定位与规划
眼镜蛇现代艺术博物馆艺术总监卡佳·魏特琳(Katja Weitering);德国贝伦贝格银行艺术顾问、著名策展人托马斯·柯兰(Thomas Kellein);香港M+美术馆高级策展人皮力三位嘉宾分别就论坛的第一单元“民营美术馆的定位与规划”各自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和看法。
眼镜蛇现代艺术博物馆艺术总监卡佳·魏特琳(Katja Weitering)针对民营美术馆现状表示:今天很多民营美术馆来说都是举步维艰,经营非常困难,我觉得这跟他们本身的市场定位没有认清楚有很深的关系。比如说,他们在经济上很困难,为什么?因为人们不知道它的定位是什么,没有感觉到它的文化氛围和文化创业精神,因此,作为民营美术馆来说,我们就必须去创造出一个适合于公众去认同我们的文化创业精神和氛围。
德国贝伦贝格银行艺术顾问、著名策展人托马斯·柯兰(Thomas Kellein)谈到私人博物馆的崛起时突出了策展人的作用,认为对于现代的艺术馆来说,我们确实很感谢所有的策展人,现代艺术发展道路是曲折的,就民营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发展来说,我们要找出自己的位置和自己的定位,比如说,你的表达方式是什么?这样才能够吸引更多的策展人跟你一起,他们对艺术作品、对全 球的艺术设计作品有自己比较独特的见解,这包括在巴黎,巴黎是一个先锋艺术发展如火如荼的地方,我们希望通过以更多的巴黎的策展人共同去为未来的民营现代 艺术博物馆的发展奠定基础。
香港M+美术馆高级策展人皮力与大家分享“M+”时表示:一个博物馆的核心内容是我们如何建立藏品的问题,藏品如何与博物馆项目发生关系并共同发展,这个是非常困扰我们的一个问题,并且我们一直觉得数字化平台对年轻人是非常重要的平台,我们尝试在数字化的平台上能够做一些活动。
民营美术馆在馆际方面的展示和交流
美国华盛顿州西雅图弗莱艺术博物馆馆长乔安·伯尼·丹兹克尔(Jo-Anne Birnie Danzker)、龙美术馆创办人兼馆长王薇、东京都现代美术馆馆长长谷川佑子三位馆长分别就论坛的第二单元“民营美术馆在馆际方面的展示和交流”各自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和看法。
美国弗莱艺术博物馆馆长乔安·伯尼·丹兹克尔(Jo-Anne Birnie Danzker)在发言中分享了很多美术馆的经验,她认为民营美术馆为什么会花这么长的时间才稳定经营,最主要的不稳定的原因是财务上的原因,很多时候,无法获得稳定的资金支持,第二个原因也许是公众会慢慢丧失兴趣,其他的原因是因为没有专业的策划人士。从历史上看,造成美术馆不稳定的原因,尤其在诞生早期,主要是在他们自己的创办人当中的原因,有时候创办人的家庭成员在创办人去世之后,由于一些自身的利益,会造成相对的冲突,而影响了博物馆的运营。
龙美术馆创办人兼馆长王薇认为,相较于公立美术馆,民营美术馆最大的优势就是体制灵活,有较大独立性。这在很大程度上给民营美术馆寻求多方位合 作提供了便利,可以调动各方力量互相借展,扩大文化影响力以及实现多方文化资源共享,有效补充藏品的不足,充实展品资源,丰富展览内涵,增强展览效果。可以说,馆际交流是解决当前民营美术馆资源稀缺的有效途径。
长谷川佑子说到作为亚洲的策展人,我总是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那就是亚洲的展览馆的价值是什么?我先来看看艺术博物馆最基本的功能:首先作为文献档案的记 载,因为对我们来讲,总是有非常多的信息,在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往来都会受到信息的冲击,到底我们应该记忆什么重要的文献呢?应该记忆哪些重要的信息呢?博物馆可以作为这样的职能。
民营美术馆中的学术专业性及文创战略
台北当代艺术馆馆长石瑞仁、泰特现代艺术博物馆研究策展人李素琼(Sook-Kyung Lee)、巴塞罗那当代艺术博物馆执行馆长巴托梅乌·马力(Bartomeu Mari)、台北实践大学教授陆蓉之四位嘉宾分别就论坛的第三单元“民营美术馆中的学术专业性及文创战略”各自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和看法。
台北当代艺术馆馆长石瑞仁介绍和分享了“以艺术活化城市公共空间,营造社区文化环境,台北当地艺术馆今年的实践案例”,他认为美术馆要为人民服务,要有一些担当,如果只是关起门来做展览比较容易,但是要走出去,钱和人都不够为什么还要做,要让大家觉得做这个是有意义的,我们的目的是营造这样的美术馆,跟社区变成比较亲切友好的关系。
泰特现代艺术博物馆研究策展人李素琼(Sook-Kyung Lee)介绍说泰特艺术博物馆大量展现了现代和当代的艺术,而且在近几年发展神速,在过去的二十几年展览包含有边缘化的地区,包括拉美,东欧,这些地方的艺术在泰特艺术博物馆的收藏有了积极的改变,在过去的二十年当中,亚太艺术成为展示的焦点,重点展示了很多亚洲地区的艺术,探索20世纪某一特殊时期的特殊境况,重点看看这个文化之间的特殊关系。
巴塞罗那当代艺术博物馆执行馆长巴托梅乌·马力(Bartomeu Mari)发言说到现在生产、生活、消费和互动方式都已经发生变化,文化艺术会不会永远不变呢?不可能,你都改变了,我怎么能不变呢,因此也是要改变的。在现在的变革里,经营现代艺术最重要的是什么?最基本的功能就是传播知识,我们把这个理念深深的贯穿在我们的活动当中,把这个价值发挥到最大。
台北实践大学教授陆蓉之认为中国的通信事业在十几亿人口尚未进入“座机”普及的阶段,就直接跳进“手机”普及的现状,这种跳跃式的成长,显然是中国的特有环境。中国私人博物馆或艺术馆的发展,不可能也不必依循西方发展的模式亦步亦趋,如何创新和如何拥抱群众才是中国艺术馆从业人员的重要目标,政府在税制上如何鼓励私人对文化事业的投入,更是文化建设结合政府与民间资源根本之道。
CPAMF民营美术馆发展论坛迄今为止已成功举办三届,本届论坛聚集在宁夏银川这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美术馆作为现代社会中的城市文化名片,是市民文化生活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沿海还是内地区域,都需要相互交流民营美术馆运营管理经验,共同携手,共同拓展渠道,充分发挥不同城市不同地域间的资源优势互补,推动民营美术馆事业的发展。通过搭建“2015年第三届民营美术馆发展论坛”这一国际文化交流合作平台,全国各地的民营美术馆在可持续健康发展与建设的路上又迈进一步。与此同时,和往届民营美术馆发展论坛略有不同的是银川当代美术馆馆长刘文锦主编和出版了论坛论文集《第三届民营美术馆发展论坛论文集》使一次交流的学术盛会结下了更务实和专业的丰硕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