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之门 山河之间

“太阳之门”的选题,同名于巴勒斯坦作家埃利亚斯·扈利的一部没有开始也没有结尾的作品。换言之,也就是我们观念中的终点即是原点,原点就是终点。我们试图通过来自于不同地区的艺术家们的不同声音、不同角度和不同立场的创造性的尝试来谱写一个基于民众的声音的神话。一位泰戈尔的译者阐述了神学的动机:从无知到启蒙的曙光。在唐代诗人杜甫的诗中可以找到缩影,他是第一个书写战争的恐怖和友谊的美好,用对风景地貌的细微观察去牢记梦想,从纵高的贺兰山到深邃的黄河去唤起历史的片段。